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中国消费者协会

09-30

  2005年,后,哈尔滨暴发水危机,人们争相到超市疯抢矿泉水;去年4月,一场暴雨让堆积在广西钦州市距饮用水源1公里处的大堆工业垃圾、石灰渣以及生活垃圾,流入自来水厂水源渠,导致十几万人用水告急。中国环境科学院对中国118个大中城市地下水的监测资料分析后发现,全国地下水已普遍受到污染。现有水处理技术最多杀灭30%的有机物,但却对更多有机物、重金属如汞、镉、铬、砷、铅等无能为力。受到污染的水却可以通过相关部门检测,顺利进入千家万户。这恰恰暴露了我国饮用水安全上的又一个尴尬――

  2005年4月8日,一场暴雨让广西钦州停水17个小时,数十万居民饱尝停水之苦。事后查明,因为雨水冲刷,堆积在该市距饮用水源1公里处的大堆工业垃圾、石灰渣以及生活垃圾,流入自来水厂水源渠,导致水质严重污染。

  2005年11月13日,中石油吉林石化分公司双苯厂发生爆炸事故,约100吨苯、硝基苯和苯胺进入松花江,形成近百公里的污染带沿松花江下泄并进入黑龙江,导致了严重的松花江水污染事件,对沿江居民的生产生活产生了恶劣影响。

  2005年12月16日,由于广东省韶关冶炼厂违反法规规定,直接排放含镉超标的污水,造成珠江北江水域发生重大环境污染事件。事件发生后,国家环保总局派专人及时进行技术指导和协调,协助广东省政府进行应急处置工作。通过实施“削峰降镉”、“调水稀释”等一系列处置措施,至今年1月26日污染警报解除。

  以黄河为例,从青海经甘肃、宁夏至内蒙古,沿岸能源、重化工、有色金属、造纸等高污染的工业企业林立,废污水排放量逐年增大。由于污染治理严重滞后,污水处理率偏低,不少未能实现达标排放的企业偷排偷放屡禁不止,导致每年排入黄河的废污水量不断增加。而随着国家西部开发进程的加快,一些新的高污染项目又在陆续上马,加剧了黄河的污染程度。涉及全国1/6人口的中国第三大河流淮河,是我国受污染最严重的大河,也是中国投入最多、开展污染治理最早的大江大河。上世纪90年代初,淮河水污染严重,严重影响了沿岸区域居民的生活。1994年6月,国务院专门召开淮河水污染治理会议。随后颁发了《淮河流域水污染防治暂行条例》,通过长年治理,淮河污染得以控制。但据报道,2004年淮河污染严重反弹,主要水质污染指标已达到或超过历史最高水平,流域约60%为劣五类水质,污染由地上波及地下,直接影响1.3亿居民生活。

  “我们家现在基本上是喝矿泉水,以前喝饮水机的水,后来发现进水口特别脏,我们也清理不干净。现在喝矿泉水,虽然贵一些,但起码觉得卫生过得去。其实现在水费总在涨,大家都理解,水源紧张嘛!可是水为什么不能处理得好一点,现在不少家庭装了净水器,装了净水器水就可以直接喝了,这说明通过一些技术完全可以把水处理得更好一些,那这个工作自来水厂为什么不能做,应该让大家都喝上放心的水……”

  据《2005中国环境状况公报》公布,国家环境监测网对全国七大水系的411个地表水监测断面中,Ⅰ~Ⅲ类、Ⅳ~Ⅴ类和劣Ⅴ类水质的断面比例分别为41%、32%和27%。其中,珠江、长江水质较好,辽河、淮河、黄河、松花江水质较差,海河污染严重。主要污染指标为氨氮、五日生化需氧量、高锰酸盐指数和石油类。

  在对全国的10座大型水库监测中,石门水库(陕西)为Ⅱ类水质;千岛湖(浙江)、丹江口水库(湖北)、密云水库(北京)和董铺水库(安徽)为Ⅲ类水质;于桥水库(天津)为Ⅳ类水质,松花湖(吉林)为Ⅴ类水质;门楼水库(山东)、大伙房水库(辽宁)和崂山水库(山东)为劣Ⅴ类水质。其中,千岛湖为贫营养状态,于桥水库为轻度富营养状态,其他7座大型水库均为中营养状态(石门水库因数据不全未做富营养状态评价)。

  在对113个环保重点城市监测中,泰安、曲靖和铜川水量不足未统计,其他110个重点城市的360个集中式饮用水源地的监测结果表明,重点城市集中式饮用水源地总体水质良好。113个环保重点城市月均监测取水总量为16.1亿吨,达标水量为12.9亿吨,占80%;不达标水量为3.2亿吨,占20%。河流型主要污染指标为粪大肠菌群,湖库型主要污染指标为总氮。

  一个个数据反应的都是达标。而这些“达标”恰恰反映了目前我国饮用水安全上的一个尴尬,因为,按照国家强制的《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我们的饮用水达标了。事实上,衡量饮用水安全的标准却早已不安全,因为我们的《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早已不能反应饮用水的安全状况了。

  按照我国《标准化实施条例》有关条款规定:标准施行后,制定标准的部门要根据科学技术的发展和经济建设的需要适时进行复审,标准复审周期一般不超过5年。可是这个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一出台就是20年未复审未修订。

  但是,无论是卫生部的《规范》还是建设部的《标准》,其权威性都无法与国家标准相比。比如卫生部颁布的《规范》,96条检测项目中有62项,即将近2/3的项目是属于“非常规检测项目”,因为不是国家强制标准,大多数企业拒绝检测。虽然新标准新规范的要求高一些,但企业要执行就要进行设备改造,需要扩大投入,既然不是国家强制标准,花钱的问题恐怕没有哪家企业愿意买单,这些标准实际上形同虚设。

  有机污染物对动物的危害主要是内分泌干扰物质,甲基叔丁基醚、藻毒素和抗生素等,从上个世纪90年代人们开始重视有机物污染对动物和人类内分泌的干扰。1996年美国环保局列出了60种内分泌干扰物质,1997年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列出了75种。据报道,国内外从水中检出的有机污染物已有2000余种,其中114种具有或被疑有致癌、致畸、致基因突变的“三致物质”,而在中国水源中一般能检出100余种有机污染物。

  内分泌干扰物质主要存在于农药、除草剂、灭菌剂、涂料、塑料等物质里,类似于激素,这些污染物通过各种渠道进入水源,能干扰生物体的正常生理功能,其主要危害有三个方面:一是产生生殖机能低下或生理异常现象。二是降低生物体的免疫力,致癌或诱发肿瘤。三是损害神经系统导致行为失控等反常现象。

  另外,我国多数湖泊、水库都受富营养化污染,藻类过量繁殖。城市自来水中的异味就有藻类致臭的因素。部分藻类能产生微囊藻毒素,它不仅会使水的色度、臭味增加,还会诱发肝癌;持久性有毒有机物(POPS)――是1990年以来世界环境学界最为关注的一类化学品,不易降解,能够在环境中长时期地停留并积累,大部分具有致癌、致畸、致突变性。

  饮用水的二次污染问题也堪忧。在不少高楼大厦的顶层都有蓄水池,这些本来需要定期维护清洗的蓄水池几乎是人们遗忘的角落。夏季,ag亚洲集团,因为没有通风设备,不少蓄水池成了细菌繁殖的温床。在城市纵横阡陌的管道中,水源都可能受到二次污染。

  在我们最传统的观念里,喝烧开的水最安全。但事实上,开水只能杀灭细菌和部分病毒,但无法去除水中超标的重金属、无机盐和更多的有机污染物。另外,当自来水中含有对人体有害的亚硝酸盐时,经过加热烧开,其含量会增高。若亚硝酸盐在人体内积累,会给人带来很多安全隐患,所以饮用原水本身就不洁净的开水对人体健康也是很有害的。

  清华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系教授给排水专家王占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现在中国90%以上的水厂,都在用传统的工艺进行水处理:沉淀――加药反应(一般加聚合氯化铝)――过滤(三层:依次为活性炭、石英沙、卵石)――消毒(加氯气)――沉淀。正是用100年前的技术处理100年后的水。

  王教授指出,如果采用新工艺臭氧―活性炭,每天生产一吨合格饮用水的固定资产投入要增加200~300元左右,而生产一吨合格饮用水的成本比现在也就增加两毛钱。对比这项工程的社会效益,这项投入还是很划算的。

  我们情愿为节节攀升的水费买单,因为我们身边可以饮用的水越来越少了。但是,水费涨了,水质的标准为什么还不能提高,水处理的工艺为什么不能更科学先进……我们的饮用水是自来水公司供给的。除了喝或者不喝,对于水质的好坏,我们无法选择。

  目前,全世界具有国际权威性、代表性的饮用水水质标准有三部:世界卫生组织(WHO)的《饮用水水质准则》、欧盟(EC)的《饮用水水质指令》以及美国环保局(USEPA)的《国家饮用水水质标准》,其他国家或地区的饮用水标准大都以这三种标准为基础或重要参考,来制定本国国家标准。如东南亚的越南、泰国、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我国的香港特区,以及南美的巴西、阿根廷,还有南非、匈牙利和捷克等国家都是采用WHO的饮用水《准则》;欧洲的法国、德国、英国(英格兰和威尔士、苏格兰)等欧盟成员国和我国的澳门则均以EC《指令》为指导;而其他一些国家如澳大利亚、加拿大、俄罗斯、日本同时参考WHO、EC、USEPA标准;我国和我国的台湾省则有自行的饮用水标准。

  记者截稿时,新华社报道,建设部城市建设司副司长表示,由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牵头,建设部、卫生部参与制定的新的饮用水标准已完成论证和审核,将于近期公布。新标准的水质检测指标增加到100多项,主要针对工业化带来的有机污染物等有害物质。新标准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翘首以待。